你能劝得动自己吗?

2020-06-18 阅读 221 次 作者: 来源: 艺术早报

◎殷颖(牧师)

有人说,劝别人容易,劝自己难,此言颇值深思;举例说:有一位防自杀办公室主任,曾多次劝导自杀者放弃自杀成功,但他自己后来却自杀了。

八○年代,美国有两位风靡一时,各拥有数百万粉丝的电视布道家,皆为牧师,后来也都在财、色上跌倒,二人所犯的罪,正是他们天天在布道大会中警示听众不要犯的大罪,他们自己却都犯了,皆导致身败名裂,有一位还蹲入大狱。应为牧者之鉴戒。

思维败坏造成礼的崩坏
保罗所说的「克己」也是中国儒家最重视的人生修养;《大学》中的三纲、八目凝聚成一个「诚」字,而这许多意识皆集中于修身;「自天子乃至于庶人,壹是皆以修身为本。」(〈大学〉一章)而修身首重「慎独」,再进而为「克己」。

「颜渊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,颜渊问仁。」子曰:「非礼勿视、非礼勿听、非礼勿言、非礼勿动。」这就是「克己」的四非。将人的视、听、言、行都捆绑起来,这样才能合乎「礼」,否则便动辄得咎了。而这一切意识与行为都指向一个目标,便是要复「礼」。而「礼」当然是指「周礼」。孔子当时便指出,周之「礼乐」已经崩坏,故一生立志要复「礼」,而礼的崩坏,便是由人思维与行为的败坏所致,所以才要提倡修身,慎独以「克己」。

「己」岂是容易克的?
而孔子的「克己」是温和的,不是激烈的,是要以道德劝说,劝导人要自我探讨以慎独「修身」,使之「复礼」。但孔子的「克己」却一脚踢到铁板上,因「己」岂是容易克的?人可以很轻鬆的劝说别人,但劝自己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了。因人的最大仇敌正是自己。人可以轻鬆的攻讦他人,或劝诫他人,但如反过来对付自己,便无能了。

许多道德家对别人讲道理,布道家向他人传道,都能收放自如,妙语如珠,但一旦要劝自己,便立刻瞠目结舌,语为之塞了。

儒家这个最高道德标準─「礼」已失落与崩坏,所以儒家才要动员三纲八目以努力校正思维意识,使之回复「礼」,但自古至今,却皆未见奏效。

克己复礼为仁,所以要以「仁」的内涵来约束内心,克制人欲之冲动,使之符合「礼」的要求。以「四非」限制人外在的行为,这样会达到「礼」之要求吗?如然,中国早已成为礼义之邦,但实际呢?国人在世界各处旅行,处处都显示出「礼」之相反榜样,所以用温、良、恭、俭、让的方式劝导是行不通的。

法家以严刑峻法规範人欲
于是法家便上场了;荀子为法家的创始者,法家主张人性为恶,天性有常;「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」。意谓天体运行,有其常规,其规律早已客观存在。非人可以变更。故主张「制天命而用之」,其系列逻辑思想,乃集先秦诸子之大成。韩非子则为法家之集大成者,他与李斯系出同门。秦国持其主张而能兼併天下,但韩非子却死于同门李斯之手。

荀子之「礼论」,认人生而有欲,欲而不得,求之无度,便会发生争夺,而争则乱,乱斯穷。所以要规範人欲,必以刑与法度,礼才不会崩坏。要严格规範人欲以「礼」,只靠道德劝说,是无益的。必施以严刑峻法,节制人欲才能奏效。故「礼」即「法」。但严刑峻法,能挽回人的「礼仪」吗?虽可行于一时,但却无法长久。儒家与法家都要将人性纳入礼仪规範,但最后也都无法避免「礼」的崩坏。

佛说无己 道说寡欲
对「克己」,佛家也下足了功夫,但佛家不仅是消极的「非己」,而是再进一步的「无己」:「是故空中无色。无受想行识。无眼耳鼻舌身意。无色声香味触法。无眼界。乃至无意识界。无无明。亦无无明尽。乃至无老死。亦无老死尽。无苦集灭道。无智亦无得。」(「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」)

中国道家则主张清心寡慾,清静无为,作「克己」的功夫。其极端行为则採取了辟穀与绝食,以抑压肉身的欲求,当然也无效。而这种方式不正是基督教中世纪修道院中修士们以绳索自鞭,以禁食寻求「克己」的方法相若吗?

人无论以道德劝说的方式,或苦待肢体的方式,都无法达到「克己」的目的,故以上这些意识与行为便都失败了。「己」这个老我,正是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中对人身体内存在的二律(肉体的律与神的律)提出之最有力的证据,也说明「克己」之无奈。

以主的宝血赎回「新我」
人对这个老我的「己」,既无法以道德劝说,也难以鞭策奏功,原本已经绝望了,但保罗却笃定地发表了他对「克己」名言:「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,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,自己反被弃绝了。」(哥林多前书九章27节)但这更将人弄糊涂了,他是如何攻克己身的呢?且听保罗的陈述。

「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;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,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;他是爱我,为我捨己。我不废掉神的恩;义若是藉着律法得的,基督就是徒然死了。」(加拉太书二章20-21节)哈利路亚!阿们。

原来保罗「克己」的铺陈,正说明人用尽一切方法;无论是软的,还是硬的,都克服不了这个「己」。因自己本来就是自己最大、最可怕的仇敌,因人的那个老我,早已完全归顺撒但,人的遗传基因,都已为撒但充满且宰制了。

所以哲学家、宗教家都奈何不了这个「己」(老我),只有将这个「己」与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,让它彻底灭绝了,再以主的宝血赎回「新我」,在人的身心中活过来,才可以「克己」。

所以人虽能用客观的道德去劝说他人,但却无法劝说自己。如保罗所最担心的,人可以传福音给别人,「自己」(如未以主的十架克服,悔改认罪,成为新我)反会被弃绝了。保罗这句话,是说给他自己听的,也是说给一切奉主名传福音者听的。所以许多主的使者、牧人,其所宣讲之道,可以拯救别人,有时候反倒救不了自己,所以被弃绝便是必然的结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