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教加速实验化的必要

2020-05-23 阅读 746 次 作者: 来源: 国防知识

拔管案点出高教体系改革的十万火急,大学教育方式影响学子的未来巨深。
变动的时代,唯有做中学、错中学,方能培养新世代的台湾竞争力。

近来因为台大校长遴选争议以及教育部长更替,不仅带来高教体系的纷扰,也波及技职与国教体系的改革步调。身兼大学教师与实验教育参与者,虽感伤于此事可能撕裂社会、造成对立,但也期待这次能检视高教体质、推动改革。

大学法人化的声音不断,甚至存在「冻结高教司」的声音,但从未成为主流(详见文末QR码)。虽高教研究与教学资源,长期由科技部、教育部主导,我其实更在意多数大学生的求学动力。独立人格的关键,除了独立思考能力,经济与行为能力的自主才是重点。

说穿了,大学生在怎样的环境下接受栽培,未来就有怎样的教授。习惯于接受他人的支持,如同先有钓竿、饵食再找鱼,永远无法发明更高明的捕获方式,或离开鱼池去开拓更宽阔的天地。

大学是知识与技能的传授之地,但在产业变动迅速的时代,教科书与期刊论文,与实务界距离越来越远。即使给学生们最高明的钓竿,但环境早已不同,这已经不是给鱼还是钓竿的问题。

在大学开授创业课程多年,发现顶尖大学生也惶恐于未来出路,甚至无法回答为何读大学、为何选择就读科系。多数人带着「学历越高越好找工作」的想法,但实际上,学历仅是新鲜人进入社会的入场券,并非是平步青云的代名词。

改革高等教育的第一步是,承认现有体制存在严重比例失衡问题。多数大学生不会从事学术研究,但多数教授只有研究与教学经验。相较于国教体系大幅开放实验教育,展现蓬勃生气,历经高教一○五大限之后,暮气沉沉的高教体系必须有所体悟。

高教大学体系多数大学生未来实验改革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