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肿瘤生长速度快‧女童复原机率30%

2020-08-01 阅读 920 次 作者: 来源: 人工小米
脑肿瘤生长速度快‧女童复原机率30%(吉隆坡30日讯)一名2岁女童不幸罹患脑癌后,在短短半年内接受4次手术,以切除脑部的2颗恶性肿瘤,虽然手术成功,但因其脑神经曾遭肿瘤压迫,导致她先后陷入双眼失明、失语及肢体失调的困境,并为此吃尽苦头,让其父母痛心落泪。为了缴付其医药费,她的父母也陷入经济困境,而父亲更因担忧女儿病情,加上需设法解决家里经济困境,而出现严重脱髮现象。他们一家四口在最凄苦的时期,仅靠10令吉度日,因此,他们目前急需广大民众伸出援手,或捐款协助他们一家渡过难关。原本拥有一头乌黑浓密捲髮的癌童黄爱淣,虽然之前已接受4项手术,并成功清除其中一颗肿瘤,但因另一颗肿瘤过于靠近脑神经线,以致无法彻底清除,如今,其脑部尚余10%肿瘤,必须通过24次化疗疗程才能清除。需化疗24次消除肿瘤小爱淣在接受化疗后,严重脱髮,使其头部的刀疤清晰可见,让人看了怜惜不已。虽然癌魔不断折磨她,但她却能忍痛闯过多道生命难关,并坚强的活下来。虽然医生指她只有30%的复原机率,但其父母却绝不放弃,坚持陪女儿对抗癌魔,以争取生存的机会。爱淣的25岁母亲巫亿雯披露,爱淣是在2013年杪出现自拔头髮、无故哭闹、呕吐、食慾不振、无法走路及陷入昏睡的状况。“当时,我们还以为她只是受到风寒,所以就带她到普通诊所就医,但她每次服药后,情况好转仅数天,又再次出现呕吐不止的徵状。”直至今年1月份,爱淣的眼睛开始出现失焦的情况,加上不断呕吐,巫亿雯当机立断决定把女儿送进安邦中央医院就医,当时,医生仍强调爱淣只是因为肚子胀风而出现上述病徵,并指她只需住院吊点滴就能复原。巫亿雯说,看着其他病房内的病童迅速恢复健康,但她的孩子却一直处于昏睡和呕吐的状态,她感到非常难受和无助。“我看着女儿的眼睛逐渐失明后,更是感到慌张和心痛,并在医生面前不断掉泪,但医生竟反问我为何要哭?”常不断傻笑翻滚最终,其中一名医生察觉爱淣的情形不对劲,并立即替她进行一连串的检验,过后,该名医生怀疑爱淣可能是因为过度呕吐而导致脑部出现瘀血,因此,院方马上替爱淣扫描脑部,这才惊觉爱淣脑部出现大量积水及肿瘤,当晚,爱淣立即被转介至吉隆坡中央医院接受排除脑积水的手术。她披露,手术后,爱淣的眼睛依旧失明,且无法走路,医院遂为爱淣进行磁力共振扫描(MRI),最终确认她的脑部共有两颗肿瘤,于是,医生便安排她接受第一次肿瘤切除手术。“在切除第一颗肿瘤后,爱淣依旧失明,且其中一颗眼珠还呈歪斜状,甚至无法言语,肢体和表情也完全不受控制,常不断傻笑和翻滚。”她说,隔了3週,院方再安排爱淣接受第二次切除脑瘤手术,但因第二颗脑瘤的位置非常接近神经线,所以医生无法完全切除有关脑瘤,最终被迫留下约10%的肿瘤瘤体,并须靠化疗疗程清除有关肿瘤。“医生曾指爱淣脑里的肿瘤属恶性肿瘤,即生长速度和复发速度非常快,所以,她成功复原的机会只有30%,但我和丈夫却一心期盼奇蹟出现,让爱淣能成功摆脱病魔,并快乐成长。”一家四口一度10元过日巫亿雯说,丈夫从事印刷业,平常主要负责载送货物的工作,每月收入仅1800令吉,在女儿患病初期,夫妻俩还勉强可以应付家庭开支,但过后因必须花费3000令吉购买自动排水插管、奶粉及纸尿片,同时又必须支付女儿的化疗费,加上丈夫在工作之余还必须照顾儿子,以致他们逐渐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。“曾有一段时间,我们一家四口只剩10令吉可用。虽然政府医院的医药费不高,但女儿每次接受化疗仍需支付100令吉,而她总共需接受24次化疗,所以,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。”她说,她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,被迫通过面子书向网友借钱渡日。她披露,为了避免女儿的伤口受到感染,她还购买了空气清新机,并定期使用消毒剂清洗住家用具。“由于女儿不能处在高温的环境里,因此,我们必须长期开启冷气,而家里的电费也随之飙涨,加上我们还要购买健康食品给爱淣,结果,我的丈夫的薪金根本无法支持这些开销。”她指出,某一天,丈夫突然致电给她,指自己身上只剩下10令吉,当时,她心里一惊,万般无奈下只得通过面子书向网友借钱。让她非常感动的是,有些网友还主动为她发起筹款活动,以缓解其燃眉之急,之后也有网友把爱淣的情况分享出去,并获得不少正面回应,大家除了给予他们支持及鼓励,同时也捐助奶粉和尿片给爱淣。由于网友的帮助有限,她过后唯有尝试向媒体求助,希望能通过媒体筹获一家四口的生活费,以纾解丈夫沉重的经济负担,并让爱淣可以继续接受化疗,并获得妥善的饮食安排。有意捐款者,请把义款汇入“光明公益金”户头,或把支票寄到本报,再由本报转交给黄家。更换插管视力渐恢复巫亿雯说,女儿爱淣从今年1月开始出现视线失焦的情况,起初,其眼珠无法跟随物件移动,过后,情况逐渐严重至双眼失明,她与丈夫因深怕爱淣就此无法重见光明,遂焦急的到处寻找盲人学院,所幸爱淣在经历3次手术并更换脑颅内的排水插管后,其视力逐渐恢复。她指出,爱淣在接受第3次手术后,脑颅的排水插管就因遭脑细胞阻塞而失效,过后,院方只好为她动手术更换插管。“原本的插管必须由人手操作挤压才能排水,过后,我和丈夫决定为女儿安装约3000令吉的自动排水插管,毕竟这关乎女儿的性命安全,我们宁愿花费多一些钱,也不愿让女儿经常蒙受开刀之苦。”令她欣慰的是,自从爱淣的脑部被置入自动排水插管后,其情况既逐渐好转,视力也逐渐恢复,而身体也不再失控的摆动和翻滚。她披露,每当她看到女儿因打针抽血而蒙受皮肉之痛时,她都会感到心如刀割。“看到医生对她连番施针,导致她痛哭不已时,身为母亲的我,也感到很心痛。但是女儿非常坚强,一次又一次度过难关,而且精神状况和食慾都越来越好,让我放下心头大石。”烦医药费父严重脱髮巫亿雯忆述,当医生把爱淣患脑癌的恶耗告诉她和丈夫时,她惊慌得眼泪直流,而向来疼爱女儿的丈夫黄良辉则是难以接受,且极为自责。在过去半年来,年仅38岁的黄良辉因必须同时赚钱养活一家四口,以及抽时间照顾年仅4岁的长子,加上常为女儿的病情和医药费苦恼,以致他出现严重脱髮情况,且头部中央更出现明显秃头的状况。“我从医生口中得知女儿罹患脑癌后,虽然一度痛哭不已,但我很快就接受事实,并告诉自己不能再哭,因我必须照顾一对儿女。不过,丈夫就比较难以接受残酷的事实。”她红着眼眶说,丈夫在女儿患病后,除了必须负起赚钱养家的重担,同时还需挑起照顾年幼儿子黄文峰的责任,不仅如此,他还得抽时间到医院探看我和女儿的情况,由于他的薪水不高,因此,压力非常沉重。“我知道丈夫很累,他经常都是以我们母子3人为优先,往往先为我们设想后再想到他自己,虽然他的视力已恶化,但他却捨不得花钱换一副眼镜。”她披露,过去半年以来,她和爱淣几乎都在医院中渡过,而丈夫除了需兼顾工作及照顾儿子,同时还得每天买食物及日用品到医院。“有时候,他一天只睡数小时就去上班。今年5月,我发现丈夫的头顶出现严重脱髮的迹象,且秃髮的面积越来越大,我就叫丈夫乾脆剃光头,事后,丈夫还和因接受化疗而脱髮的爱淣合照,以作留念。”/报道:廖佩盈‧2014.06.30